书法江湖商城

 找回密码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书法江湖 交易认证用户认证办法 白谦慎笺纸小品 2017年书法江湖特训营第九期招生简章!花鸟、山水尚余数额。 【 歙砚斋 】通古堂
喇嘛崖 中国陈年老宣纸专售 西营5号画廊   
查看: 59569|回复: 147

鱼脑青花蕉叶白 网事并不如云烟----戊子结缘录(精选10品)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6:55 |显示全部楼层
                                       其 一   戒之在得
     俄国文学,我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是普希金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蓝色的大海边。他们住在一所破旧的泥棚里,整整有三十又三年。老头儿撤网打鱼,老太婆纺纱结线。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鱼网,拖上来的只是些水藻。接着他又撒了一网,拖上来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鱼网, 却网到一条鱼儿,不是一条平常的鱼——是条金鱼。”“是一条会说话的金鱼”!
       金鱼出现了,改变着渔夫和老太婆的命运,不断的改变着,终于有一天,一切回到原点。
       两尾金鱼幽雅的游弋着,青花和细碎的翡翠点飘荡着,观者的心在起伏着。
       砚之于文房,八九不多,一二不少。佐以使用之余,并兼玩赏之功。执一笏或旧或新的墨,滴几滴净洁的水,任那馨香随着墨液流转。不期然的,瞬间,意与古会。
       笔砚精良,人生一乐。舍本逐末,是为砚灾。戒之在得,与诸君共勉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20:18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7:34 |显示全部楼层
                                    其二  天光云影共徘徊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一个坑仔岩的天青小平板,天青浓艳,直如老坑,浮云点点,妙不可言,可惜一角是底板。坑仔,麻子都是紧挨着底板的地方最漂亮,然而底板如没有去得很干净,那就大煞风景。这个是斜角的,更难处理。如果把底板全部去掉,那就还没有一包香烟大小,太浪费了。而且很好的一个大颗的玫瑰紫也废了。思前想后,放在一边。
       喝茶的时候翻了翻书,豁然开朗。书卷式既保证了优秀石品的呈现,6寸的小板子上体现的精致谈不上创意,至少能让人感受到久违了的传统工匠的那份认真。虽然书卷老套,但是未必俗气。方的形制容易板滞,舒张的画卷,灵动的芝草,云蝠恰恰化解了它。
       石料是天然的,有美丽也有遗憾。我有几个绘画的朋友力主砚台不要雕刻,浅开墨堂就行。那么,如果是这样,我们5000年的历史还能有什么遗存?只是石块和木桩?
       因噎废食,忽略了人文,多美丽的砚石也只是石块而已。因为,如果没有了砚的附加意义,在路边我们未尝不是不屑一顾。况且,砚石未必是最美丽的石料。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19:45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7:46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三     坚挺
      半夜里被骚扰电话吵醒,正好来做这艰难的码字工作。
      此砚形制铭文均来自《沈氏砚林》。典型的清代中晚期做工。
      铭文:善鸣不鸣,墨韵成文,六律爰挺,用宣心声。有不少的过眼者问我:六律如何坚挺?解颐不禁。

      同样在沈氏砚林里的另外一个钟形砚的铭文正好可以为它做一个旁注,或者本身就是唱和之作。铭文是吴昌硕先生所作所书,曰:“莛撞以笔,声宣在心,大千警觉,墨海潮音”。按:铸铜为钟,削木为,以叩钟,则铿然而鸣。——宋·欧阳修《钟说》。挺,莛通假。
       现如今中国遍地都是关于坚挺的广告,一夜之间国人男性统统阳痿,女子都是乳房下垂。于是做男人“挺”好,做女人也“挺”好。耳濡目染,难免产生习惯思维。也无怪乎的。
        从港台流行过来的谐音文化,网络流行的火星文化,影视流行的戏说文化,都在不断的以渐进到习以为常,直到接受并奉为正宗。
        《孟子·离娄上》:“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 这个陈旧的钟形砚带着商周的青铜文化余韵,令我向往着周秦以上,庙堂正音。
                                                                           12月20日晨,2点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19:47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7:59 |显示全部楼层
                             其四  踏天磨刀割,裁汝为三截
      阿豪有天打电话给我:“有一片白线岩巨石,已经破成3片,很漂亮。要不要去看看?”于是欣欣然的去了锯石房,三片巨大的石料都是5厘米厚度,尺寸很大,(最大的68*48),天青湛蓝,浮云飘逸,切3个10寸的方料子问题不大。当时市面白线岩天青浮云的刚开始出现,索取价值颇多。左思右想还是拿下,所幸有朋友曾经预约,于是很快把其中的两片定了,剩下最后的一片给了本地一个朋友。更有意思的是:最好,最大的切了12寸方料子平板的留在了本地,但却是最后一个挑的。难道是天意?
      最大最好的留下了在本地,另外两个在另外两个国家。想起了一个曾经响彻云霄的诗句: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砚福。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19:47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8:48 |显示全部楼层
                         其五       海客无心,鸥鸟相逐
      身在广东,难免沾染老饕习气。有笑话说地上除了四条腿的桌子,天上飞的除了飞机,都是食材。恰恰笔者本人未来广东前就曾食过蛇鼠虫蚁,何况飞禽。于是乎大快朵颐,欢快无匹,如入宝山,岂肯空口?
       人嘴上下两片皮,飞短流长之余,剩下的就是填这无底洞。生命不息,欲壑不止。初级的是为了维持生命必需的能量,而后求厚味,求口感。曾见广东人煲鹌鹑汤,饮来甚合口味。一天,出于好奇,参观友人庖厨,亲见活生生的把鹌鹑拔毛,(据说口感会更好还有更容易操作)从此发誓不饮鹌鹑汤了。稻收之际,粤地流行的名馔“禾花雀”,如法炮制。从此意兴阑珊,不复追求。而眼见茶楼饭店躲闪于箱笼中泪光闪烁等待“钦点”的禽兽鳞介,无论如何美味,总提不起了兴致。
      “ 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 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 故曰:至言去言,至为无为;齐智之所知,则浅矣。”《 列子》里的这个故事,每每令我感动之余深深忏悔。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19:51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9:00 |显示全部楼层

                                                   其六  湛露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19:55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9:11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七  紫兰开罢白兰开
      老家安徽的山上,望春花又要结蕾了罢?
      望春花古称木兰,楚辞里说,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想来在屈原老先生眼里,这木兰自然是高洁的了。
       望春又名辛夷。花大而不多,且只在枝干的末端,先花后叶。广东的木棉也有相似之处,枝干魁伟而花硕大鲜红则令人肃然起敬,难有望春的惹人怜爱。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有了一个别名,玉堂春。我不知道,是先有了戏剧中的玉堂春才有了花卉中的玉堂春呢?还是先有了花的名字才引申为苏三的楚楚可怜。苏三既称之为花魁,想来是后者吧。
       木末芙蓉花, 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 纷纷开且落。老家的人没有这么浪漫,在春节前后只是采摘晾晒和梅花一起送往中药材市场以尽其用。摘下的将开花蕾形如笔尖,被银色毫毛,恰如读书人习用的毛笔。木笔这个名字,一如乡间的老农话桑麻,朴实而形象。
       上海的街头,春夏之交里盛开着广玉兰。洁白的花瓣,馨香的气息,足以担当得起高雅的美名。偶然问过园艺师,才知道原来她是望春做砧木来嫁接的。于是,我更爱那高山之上,妆点荒野的望春了。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20:09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9:23 |显示全部楼层
                                  其八  逐鹿者不顾兔(老坑水归洞平板砚)
《战国策》有云:“逐鹿者不顾兔,沽千金者,不论铢两之价。”
砚名与砚铭我颇为自矜,因而少有人越俎。此中有“古”。(建华按:古,粤语。故事。)
某君欲我为其谋良田久矣,非西洞水归膏腴者不欲。其一则曰无线,其二则曰无眼,其三则曰有品,画井之严整自不待言。
余百般寻觅,以水归平板一脔付之,其曰:但凭君之良心择之,价亦如之。曰:若欺,则何如?又曰:若君欺我,是欺我爱端之意。
砚面右侧有小火捺,此君以吴颐人之一枚闲章“逐鹿者不顾兔”附之,西子捧心,竟成其妍。
时在金融危机之乍起,论之者纷纷,言之者凿凿。此君一掷近万,亦壮举也。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20:12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09:37 |显示全部楼层
                             其九  最爱闲鸥野鹭,何曾羡鸳鸯
      一件当年出口日本的劫余。砚界呼为:沙浦大西洞。
      沙浦一直是砚人既爱又恨的品种。
      恨,是因为它天青,蕉白,鱼脑冻,青花,石眼俱全,稍微不慎,便做了“水鱼”(肇庆方言称冤大头为水鱼)。幸运的是石品天青似则蕉白不似,蕉白似则青花不似,加上无裂则手指弹之铮铮然,与平常的木声瓦声大为迥异。甚至乎精到者执砚石在地上一拖,瞬间云泥之别立辨。金声,是沙浦的“硬伤”,声既作金,润且稍逊。
      沙浦为砚人所爱的是可以“充”。颇有文化纪念意义的老苏坑(宋代曾经以苏轼名义开采)被恶俗的“充坑仔”“充麻坑”的名字所取代。
       此一件沙浦平板原大11寸,砚额浅刻鸳鸯戏水。是典型的“池头花”,砚面砚背石品一致,为5圈完整的鱼脑冻中含大量排列整齐长椭圆的碎冻,观赏相当可人。可惜砚面有一大硬伤,于是未赴东瀛,留守中国。
     “对月形单望相护,  只羡鸳鸯不羡仙”,多么优美的句子啊。要“棒杀鸳鸯”,“颠覆”此砚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决心一下,马上行动!磨掉正面砚堂的边,切掉砚池与砚额,我迫不及待的自己打磨。
       随着打磨的逐渐完成,鱼脑,天青,碎冻逐渐清晰而完美.泡一杯茶,手捧这个平板,我不禁笑了----最爱闲鸥野鹭,何曾羡鸳鸯----活该要做老光棍.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20:14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08-12-16 10:10:19 |显示全部楼层
                                  其十  将军眼如车轮,千言倚马可待
灌了些黄汤,眼神迷离。稼轩词里说“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不过如是吧。宋词里我一爱东坡,二喜稼轩。不为别的,但浮一大白,浇胸中块垒。
堪佐酒者非《花间》,最宜画舫付官妓,主题并不在酒。纳兰“人生只若如初见”,恰如病酒宿醉,怎一个心酸身软,此中之苦,之乐,之苦兼乐,之乐兼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也曾经学书,在意过楼兰残纸,那些个碎片,怕是“盾鼻磨松煤”,笔砚最为不堪。戍边将士们文书往来如雪片,厮杀之际,飞付八百里加急。偶然一封家书,“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珍重,珍重!
此掌中之物现在美国,目睛不转,人何以堪?

[ 本帖最后由 潘建华 于 2010-1-28 20:17 编辑 ]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书法江湖商城 ( 蜀ICP备12006455号-2 )

GMT+8, 2017-8-17 10:0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